職教形勢
您所處的位置: 首頁  職教形勢

擴招百萬,高職可試點“開放入學”

發布作者: 發布時間: 19-07-03瀏覽( 97 )

   4月23日,作為全國第三批啟動高考綜合改革試點的8省市新高考方案出臺,除了規定考試選科模式、錄取方式等,對高等職業院校分類考試招生也進行了部署,都明確將完善以“文化素質+職業技能”為主的多樣化考試招生辦法。然而,這一路徑如何對接3月5日李克強總理在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的高職院?!敖衲甏笠幠U招100萬人”的要求?筆者認為,高職院校、特別是位于上海、浙江等經濟發達地區的高職院校,應試點率先全面推進注冊入學、免試入學等“開放入學”方式。這是完成擴招任務的最佳途徑,也是滿足社會發展和產業需求、回歸高職教育理念和國際經驗之談。

  從任務完成途徑看,推進“開放入學”可使高職院校大幅提高入學率。目前我國高職院校的招生方式明顯阻礙了各類候選者的直通道。根據《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職教20條)提出的“職教高考”制度和各省市新高考方案,在高職院校的三類招生對象中:普通高中畢業生在高中學業水平測試成績和高中綜合素質被認可后,還須參加職業適應性測試或統一高考,分數達標后才能被錄??;中職畢業生除在“五年一貫制”或“3+2”等中高職融通模式中可實現直升外,在高職單考單招途徑中也需要參加對口升學統一考試,免試入學途徑則只在浙江等部分省市推行且只對優秀中職生開放(如獲得全國職業院校技能大賽或全國數控技能大賽一、二、三等獎);退役軍人、農民工、下崗職工等社會考生除了要參加高職組織的綜合素質評價和職業適應性測試,在報名時還需有相應的戶籍和學籍,才能在歸屬地的高職院校提出申請。

  種種要求無疑限制了高職院校的入學率,加上近年來高職院校生源危機的加劇,導致即使在有些試行了注冊入學的省份,許多高職院校還是不能完成招生計劃。不難想象,報名要求使得大量招生對象就讀高職的意愿被削弱甚至消弭,“文化素質+職業技能”的考核標準也淘汰了不少能力有所欠缺者。根據《2017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17年高職??普猩倲禐?50.7359萬。在生源篩選關卡林立的招生機制下,一年擴招近30%的目標恐難實現。

  從社會發展和產業需求看,推進“開放入學”可滿足國家和社會對大量技術技能人才日益增長的需要。當前,我國經濟和產業發展所需的技術技能人才嚴重缺乏,2017年人才藍皮書《中國人才發展報告(No.4)》就指出我國高級技工缺口高達上千萬人,而且高級技工在產業工人隊伍中的占比僅為5%左右。相比之下,這一比例在日本、德國分別達到40%、50%。人社部2018年的數據也顯示,我國技能勞動者超過1.65億人,占就業人員總量的21.3%,但其中高技能人才只有4791萬人,僅占就業人員總量的6.2%。高職院校本身的辦學使命就在于為全國或地方的社會和經濟發展服務,但“嚴進”的招生模式顯然影響該使命的達成。因此,我們必須轉變觀念,以社會和市場需求為導向,在高職院校實行開門辦學,為現代產業培養充足的專業技術人員。另外,除了市場需求這一客觀拉力,許多公民也有接受高職教育的訴求,這一主觀推力亦呼吁高職院校向所有意向生源開放。

  從高職教育理念看,高職院校不應該秉持“賢能主義”的精英教育理念,而應該倡導“有教無類”的普及教育理念。如果在入口就要求生源具備成為“灰領”或“藍領”所需的職業技能和文化素養,那高職3年時間的人才培養功能何在?如果高職教育只對特定群體開放,如何助力我國實現2035年建成教育強國和人力資源強國的目標?我國不少高職院校之所以不愿意大力推進注冊入學、申請入學等改革,正是擔心推行“開放入學”后,會被公眾認為招生門檻太低,辦學質量無法得到保證。這種想法,并不正確。確保辦學質量的關鍵在于過程監控,而非起點監控。而且,從另外一個方面來說,“有教無類”后,才能真正凸顯辦學實力。作為助推我國高等教育向普及化邁進的核心力量,高職院校應該重培養,輕選拔,甚至是無選拔,或者說寬進嚴出,而非嚴進寬出。

  從國際經驗看,高職院校實行開放入學是許多發達國家的普遍做法。例如,在美國,社區學院、初級學院、技術學院等高職教育機構歷來秉承開放精神,接受所有的申請者,沒有設置單獨的入學考試,也無須查驗SAT分數等。在德國,高職院校的招生規模由企業主導,招生過程中主要考察企業需要與學生能力、興趣的契合度,招生對象分布廣、層次多、口徑寬。在日本,高等專門學校、短期大學和其他高中后職業教學培訓機構同樣享有充分的自主權,通過申請入學、甄選入學等形式招生,沒有統一考試要求或戶籍限制。

  我國高職院校的招生制度從最初的統一招生的1.0時代,到2016年開始進行了分類考試招生改革的2.0時代,形成了統考統招、單考單招、自主招生、中高職融通招生、注冊入學、免試入學并行的“六模式十二類型”樣態。為了順利完成一年擴招100萬的目標,并響應社會發展需求和回歸高職教育理念,各地特別是上海、浙江等發達地區的高職院校,應學習域外的成功經驗,盡快試點取消各類報名(高中學歷除外)和考試要求,進入全面“開放入學”的3.0時代。

  當然,不把生源資質關,不代表不把招生計劃擴招資質關,即各高職院校需要結合自身的辦學條件和特色,論證是否擴大招生規模,以及哪些專業擴招、擴招多少,不能一哄而上。但在滿足擴招條件下,高職院校應該以需求為導向,無條件足額錄取具備高中學歷的各類申請者,并加強培養質量。

(信息來源:《光明日報》2019年5月14日13版;作者:鄭若玲,系廈門大學教育研究院教授;萬圓,系華東政法大學高教所助理研究員)

正规网赌在线网投真人实体靠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