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教形勢
您所處的位置: 首頁  職教形勢

“百萬擴招”會引發哪些“蝴蝶效應”

發布作者: 發布時間: 19-07-11瀏覽( 106 )

高職“擴招百萬”的這一頂層設計,究竟會對我國的職業教育、經濟發展、社會轉型產生哪些影響,會引發哪些“蝴蝶效應”?這值得職教人深入思考,提前應對,未雨綢繆。

一、辦學定位發生改變。

  高職擴招百萬,且鼓勵招收退役軍人、下崗職工、農民工。這不僅僅是高職院校招生數量的增加,更意味著高職教育的辦學定位和服務職能將發生根本性的變化。高職院校將不再純粹地為青年學生提供學歷教育,而是為更加廣大的社會群體提供以就業為導向的教育服務,從而更加長遠地著眼于讓更廣大的社會群體接受高等職業教育,成為高技能人才,以有效緩解就業壓力、推動經濟發展、促進社會和諧。

二、自主辦學逐漸落實。

  高職院校能否實現辦學自主,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高職院校的招生計劃是否屬于社會稀缺資源。如果將來人人都有機會就讀高職,凡有深造愿望者均可自由申請,我國高職院校的招生形式將與國際接軌。而學校的自主性還將進一步體現在自樹品牌和自頒文憑、自授學位多個方面。

三、寬進嚴出成為常態。

  并非所有院校都愿意大幅增加本校招生計劃,因為擔心一旦增加招生計劃造成供過于求,會導致招生困難、生源質量下降,直至影響院校乃至職業教育的社會聲譽和吸引力。懷此焦慮者大都將應屆高中(含職校)畢業生當成高職的唯一生源,只算了生源與計劃是否匹配的數字賬,而沒有站在更高的層面算社會賬和經濟發展賬。事實上,當退役軍人、下崗職工、農民工等起點各異、目標有別、出路不同的各類社會群體成為高職院校的重要生源,必然倒逼為保證辦學質量而采取的“嚴出”措施,這便會成為院校的健康常態。

四、評價改革呼之欲出。

  在高職“擴招百萬”這一大背景下,傳統的評價或許因為受到倒逼而不得不做出改革。當高職生源多元以后,用一把尺子量所有人,畢業標準“一刀切”,就顯得不切實際,甚至根本無法操作。屆時,學制以及畢業標準都可能與學生的入學基礎和求學目標掛起鉤來,只要學生獲得了一定的受益增量,或者完成了自我求學目標,即可合格畢業,因為他們當中的許多人或許并不在乎學校給不給畢業證書。

五、訂單教育再受追捧。

  在高等教育領域,訂單教育被說成了委托培養或定向培養,以體現某地政府或某一行業企業與高等學校之間的有條件合作。在“擴招百萬”的前提下,高職院校的辦學功能發生改變,很可能將與“退役軍人、下崗職工、農民工”等群體的管理部門或服務單位達成培養協作。由于高職院校既有職業特征,又有高等屬性,屆時,面向多元生源的委托培養、聯合培養、定向培養,將統稱為訂單教育,且再受追捧。

六、本科轉型應時而變。

  2014年6月,國務院印發《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提出“采取試點推動、示范引領等方式,引導一批普通本科高等學校向應用技術類型高等學校轉型,重點舉辦本科職業教育”。然而,由于各種各樣的原因,這一規劃至今進展緩慢,未能取得預期效果。如今,政府工作報告既布置了任務,又輔以財政支持引導,本科層次職業教育,必然會因此得到大力發展,一大批地方本科院校將應時轉型。

七、教學變革逼上梁山。

  長期以來,我們在人才培養上一直以學校統一安排為主,在統一時間、統一地點,用統一內容,按統一標準,以統一方式,對同一批學生進行流水線式的培養。如今,高職生源因百萬擴招而急劇多元后,傳統的教學模式將難以為繼,教學改革將更加細致深入,以滿足學生的個性化需求。同時,職業教育改革方案中關于職業院校師資“基本不再從應屆畢業生中招聘”等人事政策的創新,也將為職業教育教學模式與教學方法的變革創造條件、帶來機遇。

八、產教融合積極破冰。

  目前,校企合作中的“剃頭挑子一頭熱”和校企“兩張皮”等現象還在相當范圍存在,嚴重影響了職業教育人才培養質量的提升。未來的職業教育以“穩定和擴大就業”“加速高技能人才培養”為宗旨,充分體現面向企業、服務行業、促進產業的功能定位。在國家財稅政策、激勵政策的充分引導下,校企合作、校政合作、校校合作、校地合作等模式必將會積極破冰,產教融合得到深度拓展。

    (信息來源:《光明日報》2019年7月9日15版,作者:王壽斌,系蘇州工業園區職業技術學院教授)


正规网赌在线网投真人实体靠谱平台